比方法更重要的是专注

上大学后,就没了认真听讲的好习惯,好在通过看书、看公开课学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,在这期间长久地处于一个误区中。发现一个新奇的知识或技能后,我常常也想掌握。在学习新东西的时候,理想的状态是这样的:

去图书馆找到好的学习材料,然后在自习室苦心专研两个月,而后略有小成,经过几年的继续学习和持续打磨,这一知识或技能被掌握的非常牢固。

然而这毕竟是理想状态,而在过去几年里,我常常是这样的:

找到一大堆材料,试图从中找到最好的学习材料和最高效的学习方式。但问题是我始终觉的眼下的材料或方法不是最好的,总是在学习了不多几天后停下来,试图寻找更好的材料和方法。

后来我明白,永远找不到最好的方法,因为总是存在比当前方法更好的方法。之所以最后没有学成,关键点不在于方法与材料上,而在于自己的心。内心不够坚定,不能长期地专注于一门知识与一项技能的打磨上面,转而把问题归咎在了书本不好、学习方法不高效上面,这可谓是自欺欺人了。不要怕走了弯路,比起走弯路,不走损失更大一些,另外路只有走了才知道对自己而言是不是弯路。

大二的时候,我觉得有必要提高自己英语听力水平,这样看一些国外的公开课就很方便了。最先找到一个叫做 ESLPod(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 Podcast)的播客,听了十几期以后,觉得似乎语速太慢了,进步不够明显。而后又换到 English Pod 上面,又发现这个播客里面混杂着各式口音,部分内容听起来有些吃力。折腾了一段时间后,我竟然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,转而去看《Harry Potter》去了,因为听说大量阅读可以提高词汇量。

最后的结果是,我的听力依然不好,阅读水平也不怎样。虽然两者皆有提高,但远没有达到最初的预期。事情没有做好,常常责怪自己不够努力,而又因为事实上还略有收获而自我安慰。多年后的今天,反观这段经历,只能说那时的自己太年轻、心太大。总是想在短期内达到质的飞跃,一段时间里看不到效果,动力就呈负指数形势下跌。岂不知,任何一件对自己有重大影响是事情,都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精力。否则很轻易就能获得的东西,也就不会显得重要了。

一个人可以做出很了不起的事情,但不能期望它能够在短期内实现。那些做出重大成就的人,他们打磨一件作品常常花费几十年。而像学好数学、练好听力这样的事情,随用不上十几年几十年时间,但也绝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学成的。一心求快,看不到收效就撒手不干了,这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恒心的表现。曾国藩在《曾国藩家书》中写道:“学问之道无穷,而总以有恒为主”,在给其弟弟的书信中,强调读书学习要有恒心,每日读数十页,不可间断。不是我们不够努力,只是很多时候,将力量给分散了。如果没有恒心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一曝十寒,多年过后会发现收效甚微。

“学问之道无穷,而总以有恒为主” – 《曾国藩家书》

当下,互联网的蓬勃发展,新概念新知识似乎层出不穷。但其实真正重要的东西还是那么多,爆炸的大多是垃圾信息,真有价值的东西常常已经落上了厚厚一层灰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被这样的世界扰动了,觉得有必要加快学习的速度。由于内心急迫,更是加剧了急于求成的心态,这导致一个现象 —— 貌似懂得很多,但没几个能拿的出手的本事。这大多是朝三暮四、见异思迁的后果,一样技能还没掌握牢固,又想去学习其他的。宋代朱熹曾说:“为学壁如熬肉,先需猛火煮,而后漫水温”。在学习一项技能的时候,能够专一不二,集中精力把它学到可用的程度,这样在日后的使用中不断巩固,我想这就是朱子这话的意义吧。不要急,重要的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做。曾国藩在家书中强调一本书没有看完,绝对不看其他书,强调的就是专注。

“用功譬若掘井,与其多掘井而皆不及泉,何若老守一井,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?” – 《曾国藩家书》

年少时,觉得自己很聪明,处处投机取巧,把别人的坚持看做是笨,岂不知这里“笨”是值得学习。十年前在一个教室里上课,大家水平都差不多,而十年后已经没有可比性了。不久前看《前方之路》的书评的时候,看到这样一段话:“我们总是高估今后一两年内将要发生的变革,总是低估未来十年将要发生的变革”。这是比尔·盖茨描述科技变革的,但若用来描述这种专注带来的效果,也是非常适合的。

我们总是高估今后一两年内将要发生的变革,总是低估未来十年将要发生的变革。 – 比尔·盖茨

好的方法很重要,但比起好方法,恒心和专注显得更为重要一些。目光放长远一点,耐心一点,精力集中,这样是不是能更加从容地把重要的目标都一一达成呢?:smirk:

#心态

想要添加评论? 点击此处给作者发送邮件。 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