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狂欢,向酷致敬

酷,到底是个什么感觉?小时候电视里看到一帮青年坐在马路边喝酒抽烟,觉得那样很酷,于是和小朋友们凑钱去买香烟然后大家在学校的路上点燃,看到一圈圈青烟从指缝飘走,看到那些小女生看着我们的眼神,觉得自己很酷。

后来我们聚在一起看周润发的《赌神》、刘德华拍的《赌侠》等香港电影,不断地从中模仿一些觉得很酷的东西。无论是抽烟的姿势,还是洗牌的动作,以及说话的用词这都在我们的学习范围内。然后周末一帮小鬼就聚在一起玩酷,玩牌抽烟看电影。想想那时候的我们真的很酷,当然按这几年的语言来说就是装的一手**。那时候也是我们最最快乐最最无忧无虑的年纪,抽烟、喝酒、玩牌,打架似乎只有这些东西我们才觉得很酷,值得我们去做。

后来渐渐觉得,CS枪法再一流,抽烟的动作再怎么华丽,也不那么酷了。于是我不再偷偷点燃家里父亲的香烟了,也不再动不动就与人打架了,我在寻找一些很酷的东西。在这段日子里,大家玩玩牌,去河边逛逛,偶尔挨挨打打。不过挨打的时候必然是不能哭的,因为不酷。

再到后来,终于没有找到很酷的东西,渐渐地就彻底的不酷了,一点也不酷了。和众人一样,一排排地坐在一点儿大的教室里,害得我的衣服后面常常蹭上白灰,但后来也就好多了,因为那里已经被我蹭的再也没有白灰了。我们做着相同的事情,连作业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了,也不怎么去网吧打游戏了。唯一令我兴奋的是一帮人走在学校前面的那条大马路上,一个个站没站相,走路也东倒西歪的,远远看来像是一伙社会小混混。也难怪被老师在街上碰见的那会,老师发那么大火,不过事后我觉得这起码很酷,不是吗。这时的我,认为酷那就是做不寻常的事情,他们都悄悄地坐在教室里,而我们在外面趾高气扬地站着,你说酷不酷。后来大家说可以在大学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于是我想在哪里我就可以再次嚣张起来了,可以做一些很酷的东西,做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了。

后来我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个鬼地方,没给人很酷的感觉。上课睡觉睡了半个学期,感觉酷不起来了。直到没事干跑去看书,后来学习了一些老外发明的东西,用英语写电脑能看懂的作文,人们称之为程序,以后就一天不务正业跑地跑去写作文了。以前看了一些美国科幻片,《钢铁侠》里面的斯塔克就给我很深的印象,不知道斯塔克是谁?就那个躲在铁皮衣服下面的家伙。后来就想自己能弄出来一把激光剑来,然后砍了那些看着不爽快的东西,坐在那里想了十分钟,觉得没戏,虽然很酷。不过我可以在电脑里面弄个假的,这样起码我的电脑会酷一点。迫于水平不够,做了半天也只做出来了一个不能拐弯的贪吃蛇。

然后发现,其实人们心里都有一把激光剑,也就是我们的目标。它或许是看完某无名作家写的无名小说,或者是把某鹅厂的某游戏中的某角色打造的无与伦比的酷。当然这不是我所指的酷。有人说苹果公司的产品很酷,不过抱歉这里说的酷也不与那个酷是一个意思。

酷,原本我以为是像电影里面那样,不仅人长得俊俏风度翩翩而又撑得起场面。但现在觉得能做到豁达大度,不拘小节,笑的真实,真正快乐这就已经很酷了。看似简单的酷,做起来似乎不易。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干扰着人的内心,阻碍你变酷。游戏?名誉?时间?年龄?还是本来就没有明白什么是酷,以及为什么要酷?

今天,学期结束了,也是归家的前一天,像往常一样一行五人来一场离别时的狂欢,祭奠我们失去的酷,也顺便找回一点酷。

撕心裂肺地唱着一首首情歌,看着歌手们忘我地弹着吉他,跟随着音乐的节奏,好似找回了一点酷酷地感觉,这个时候我明白原来可以这样酷起来。还记得最后那首《不能说的秘密》,唱了那么多次,这次分外感动。

酒,同样给人一种很酷的感觉,影片中那些男主角常常在遇到一些伤心事后坐在路灯下喝个烂醉,似乎能解除他们心中的不悦,小时候我觉得这很酷,偷偷试了下,结果辣的我半天没合上嘴。现在明白了,它虽然很酷,但也只是有点酷而已,今你伤心的事情不会因为你喝醉了撒会酒疯就能改变。表现的酷一点也就不会觉得难过了。

一场狂欢,致手足情深的兄弟,同样致那颗追求酷的心。

说到最后,什么是酷呢?你想成为的那个人,我想就很酷。然而这又有什么*用呢?

#感悟